追寻红色印记丨剿残匪九烈士英勇牺牲

发布时间:2019-10-13 17:21信息来源:怀化日报

洪江市大崇乡岩脚村境内的高寨脑有一处解放军烈士陵园,那里安葬着在 1950 年剿匪战斗中壮烈牺牲的 9 位解放军烈士。回溯当年,解放军英勇作战的光辉事迹依然惊心动魄,给后人留下了深刻而珍贵的革命教育遗产。

岩脚村位于大崇乡南端的八面山腰,境内峰峦起伏,深沟纵横。由于封建社会和国民党时代的黑暗统治,百余年来,这里土匪横行,当地农民饱受匪患之苦。1949年10月,中国人民解放军第47 军 139 师 415 团奉命进军安江,人民喜获解放。但是,仍有残余顽匪凭借高山密林、险峰深谷,在八面山一带顽抗。

1950年8月16日,驻大崇乡山石洞地带的解放军 415 团某连奉命赴该乡赤溪村梨子界执行剿匪任务。由于人地两疏,部队急需一名向导引路。当小分队行至石板桥村向家湾溪边时,已探知解放军去向的土匪密探傅某(外号“王钻子”)故意身披蓑衣脚穿草鞋蹲在溪边,假装在放鸭子,并谎称自己是贫苦农民。小分队战士见他这副模样便信以为真,请他为小分队当向导。王钻子心怀鬼胎,蒙骗解放军说梨子界就是亭子界,将解放军骗往地势险要、土匪经常出动的亭子界。

途中,王钻子用土匪暗语转报了另一名密探,由这名密探向当地保长泄漏了解放军的去向。这名保长暗通土匪,遂立即派人向土匪中队头目段幼先报告。土匪得到情报后,集结了两个中队百余名匪徒,在亭子界一带设下了伏击圈。

当小分队行至亭子界地段时,天已破晓,王钻子趁人不备偷偷逃离。而解放军战士经过一夜的急行军,已经十分饥渴和疲乏,准备到亭子界三岔路口下面的唐家湾大院做早饭,稍事休整。但未待早饭做好,大院背后的白鸟坡上便响起了密集的枪声,早已集结在那里的百多名匪徒向小分队发起了疯狂的进攻,埋伏在密林中的土匪狼一般地嚎叫着向院子里扑来,院子里的群众顿时乱做一团,为了使群众的生命财产免受损失,小分队迅速从院子里撤出。

军队的郭指导员带领小分队战士向白鸟坡上居高临下的匪徒发出冲锋。狡猾的土匪迂回包抄到小分队的侧面和对面的田梯坳、小冲地带,从侧、背、正三面袭击我小分队。当小分队冲至白鸟坡半山腰的一面开阔地时,我军兵力完全暴露在土匪眼下,受到敌人三面夹击。在形势十分不利的情况下,小分队战士临危不惧,以血战到底的大无畏英雄气概与土匪展开殊死激战。战斗从上午十点开始,一直进行到傍晚时分。在解放军的英勇打击下,一部分土匪被歼灭,其余土匪于天黑前狼狈逃窜。但因地势不利,此次战斗我军伤亡惨烈,9名战士在战斗中壮烈牺牲。

当时,小分队一名机枪手在土匪密集的弹雨中奋不顾身,对土匪进行猛烈的还击,为掩护战友冲锋,他不幸被侧面土匪击中两弹,肠子都被打了出来。为了不让机枪落入土匪之手,他一手抱起机枪,一手捂住腹部的肠子,将脚用力一蹬,滚到了七八米高的陡坡下,这时他已血肉模糊、奄奄一息,但仍把机枪紧握在手中,直到副射手跑来从他手中接过机枪时,他才闭上了眼睛。副射手接过机枪继续与土匪顽强拼杀,与战友们一起打退了土匪十几次进攻,最后也不幸壮烈牺牲……

战斗结束后,郭指导员在清理烈士遗物时,从一名烈士身上找到了一份被鲜血浸红的入党志愿书,这份浸满鲜血的入党志愿书,饱含着革命烈士对党对人民的无限忠诚。

九位革命战士虽然倒下了,但他们的鲜血没有白流。第二天早晨,解放军增援部队赶到,一举围歼了附近的残匪。从此,岩脚村解放了,翻开了历史新的一页。当地群众将九位烈士掩埋在了白鸟坡,长眠于岩脚这片土地。他们舍生忘死、抛头颅、洒热血的革命精神也永远活在人民的心中。

(刘辉霞 段惟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