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警营风采 > 警队建设

【基层民警谈政治建警】心灯

发布时间:2018-05-04 10:51 信息来源:洪江市公安局 责任编辑:市公安局 点击量:

作者:蒋启发  洪江市公安局黔城派出所社区民警

黔城三星坡七十余岁的孙老伯,屡邀我赏其空中花园,今天中午,方得成遂。园设楼顶,盘旋三层。此时,蔷薇春风得意,垂花如瀑,阵香流风,我与老伯,陶然以乐。

手机报铃,点屏免提,山野人言露兴奋:“蒋队,我今天向中国共产党组织递交入党申请书啦!”我不意外,但满心欢喜:“向党组织靠拢,心里感到无尚荣光吧!”“是的!”我郑重提醒他:“从现在起,你要接受党的考验啰!”他很自信:“我已经做好准备了!”

山野人,黔阳古城然翔园主人,民俗艺术家。十三年前,他从夜郎古城独闯黔阳,在破旧黯湿的窨子里,凭籍一双巧手,坚毅不拔的意志,无与伦比的创造力,将巫傩、高庙文化神奇复活和传承,惊艳华厦神州。更让我欣喜的是,伴同、见证了他思想的蜕变——由一个普通的民艺工作人士,成为了一名坚定的共产主义追求者!

八年前,我就记住了这个敦实的矮个子:细目藏慧,美怀守拙,经年累月,书写着卓越和传奇。四年前,我主动要求从机关到派出所做一名普通的社区民警,走街串巷,贴近群众;曾亲自帮他办理了《居住证》、摩托车驾照,一来二往,更为熟悉。某次,一著名作家造访然翔园,大谈中国六十年来“存人欲,去天理”,直指中国共产党和社会主义制度。山野人,因文革浩劫,身留“伤痕”,自有共鸣。一夜,我和天池山(同事,共产党员)聚然翔园,山野人由作家谈及文革,感慨良多,凄恨交加。我很同情,但觉其必有他惑,非本性使然。我想,作为一个共产党人,不但自己心灯明亮,还应为他拨开迷雾,心膛明澄,他在艺术的道路上,才会更有远图。我和天池山心平气和与他交流,客观阐释文革“伤痕”产生的原因,而并非“社会主义制度”这个土壤。开始,我们认识虽有不合,但共同回顾近一百年的中国历史,再谈及他在黔阳古城创业发展以及市委市政府的关怀……我们有了一个水到渠成的共识:没有共产党,就没有强大的新中国,就不可能有中华民族真正的复兴。

我和山野人有一个共同爱好:读书。他文化程度不高,但勤勉刻苦,悟性很强,千磨万击(指其艺术创作过程)后,常执一卷不释手。他读《山海经》、《淮南子》等古典,能悟出其中的蕴藉来;谈到夸父、精卫、共工等神话人物时,我俩常感慨钦佩不已!他不断从古典文化中汲取营养,棕编、根雕艺术创作,大多取材于《山海经》、《灵异经》、《鲁班术》等古籍及巫傩、高庙文化,如“烛阴”、“ 女娲”、“独角兽”等作品,形象独特、夸张,意蕴深厚,叹为观止。

工作之余,我、天池山与山野人时有相处,闲聊、畅谈艺术之道和从警生涯。我和天池山欣慰常年扎根基层(一个社区民警、一个交警),坚定初心,奉献服务,岁月流金;山野人感喟十三年来,孤寂穷困,雨露情谊,破茧成蝶……相交淡如水,情真日益浓。山野人越来越关注我们这一群体,在微信、微博为天池山等交警不畏严寒酷暑执勤、护路、救险点赞;为我及其他社区民警帮民困、解民忧叫好……我和天池山坦诚向他建议:艺术既要创新,也要注重传承;出了名,不能忘记滋养自己的黔阳古城!他非常乐意接受,表示一定会把弘扬和传承当成一种责任!他告诉我,他家乡一个分管文化的县级领导曾亲自上门做其工作,愿帮他把“然翔园”搬回家乡去,他婉拒了。他叹息:故乡月明,洪江人亲呀!

说干就干,很快建立了一个网络快播平台。他把独门棕编艺(包括棕编织、棕画)、特色根艺,从设计创意、选材、技法、创作及保存等方面,由浅入深,从基础到高级技艺,现场演示传授,观众几十万,为喜爱民俗艺术者提供了一个便捷的学习平台,得到社会各界的好评。至于传承者,他讲一定要在洪江市找一个耐得住寂寞、守得住清贫,愿意为这一事业奉献终生的人。

二0一八年四月一日,洪江黔阳古城第二届国际半程马拉松开跑,山野人带领自己的团队用独特的方式为洪马助威:他以舞降鬼神,烛阴、女娲、战神、傩神、牛头马面,咸集古镇。一边是国际马拉松健将,长舒猿臂鹤足,一边是神灵鬼气,蹁跹起舞,鼓箫声声。视频推送到新浪、腾讯网上,反响空前,尽情展示了湘楚文化的神韵魅力和洪江风情。

认识山野人,一年又一年,他的艺术越来越精湛,他的思想也越来越成熟,就象生铁历经淬火得以升华。

十九大召开期间,我们一起关注世界瞩目的盛会。谈到习总书记提出的“四个自信”,山野人非常兴奋。党的十九大召开后,我写了一首七律诗:“京华十月千重瑞,荟萃英杰议复兴。旗帜鲜明持特色,国民富强照初心。横刀剜腐纯洁续,正栋匡梁大厦新。领袖群伦凝众力,云帆直挂蹑涛行。”仅一拙作而已,岂料他对我这首诗很是肯定,激动地对我说:有坚强的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一定会实现!其实,不是我的小诗写得好,而是我的感受引起了他的共鸣,党的十九大精神,已融进他的血脉里去了。

二0一八年春节前的一天,他打电话要我帮他找一本《中国共产党章程》。我当时内心波澜起伏,纷乱地翻着记忆里的扉页……我整理了自己的警服,用干净抹布将带灰的鞋子擦了又擦,揣上与自己朝夕相处的《中国共产党章程》。我觉得这次不是去造访一个艺术家,而是去面晤一个志同道合的挚友。

我步入山野人工作室,他坐在长凳上,桌上摆着一本党的十九大报告单行本。他起身笑眯眯的招呼我,我双手递上《中国共产党章程》:“老朋友,这本党章作为新年礼物送给你!好好读,有空我们可以一起读!”他用布满老茧的手掌不停地抚摸着红壳册子。突然,我俩的手不由自主地握在了一起……

当孙老伯依依不舍送我到门口时,微信铃响起,山野人发来了真诚深情的信息:我申请加入中国共产党组织,不是为了个人的私利,而是十几年来,我认识了象你和天池山等一群平凡而质朴的共产党人,恪守初心,不问西东,令我感受到了信仰的力量,激起了我对共产主义的追求。我深刻认识到,只有加入这一先锋队组织,在探索艺术的道路上,我才能找到永不干涸的力量源泉。无论党组织怎么考验我,我心一片成磁石,不指南方誓不休!老朋友,请你监督我!

我告别孙老伯,走进巷子,巷子里又响起了我不紧不慢的脚步声。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